林志美
呂方
單紫寧的音樂故事
Anggun 安茵
Korn
胡美儀
Planets襲地球
混種索女型男玩轉古典流行樂壇
青藏高原尋找活佛
從地久天長的重演追擊毛俊輝的話劇理想國
謝君豪一嚐千年醉、愛飾還魂香- 回娘家的感覺,真好!
從秋子的《愛情的彩虹橋》看繪本小說的新趨勢
毛俊輝、黃秋生師生同獲香港藝術家年獎
陳輝揚、孫鳳明、恭碩良…澳門樂勢力入侵香港
李龍基的港澳回憶歌集
回憶的朱利安

單紫寧的音樂故事

一切,從意外再開始

 人生,每一秒都充滿著變數,也充滿著意外。

 也就是一個意外,令單紫寧改變了對人生的態度- 連單紫寧自己也不能相信自己可以變得如此的豁達。

 那一年的夏天,單紫寧與友人一起到意大利旅行。

 意大利的黃昏,很醉人。單紫寧陶醉得獨自離開酒店,到附近的公園瀏覽。美的景色,讓人鬆弛起來,忘了警戒,當電單車黨從後而來,已來不及閃避,手袋與人,同時倒地,更不幸的,連身的手袋,將人拖在地上,跟著電單車在地上急速滑行 ….. 到單紫寧醒來之時,人已在醫院中,手、腳、身、全都給包紮起來,周身都是痛的感覺。

 這裡的人,說著一種她不明白的語言,不管她用中文,或者英文去和這裡的醫生、護士交談,都不得要領。

 單紫寧的身很痛,心卻突然間感到很安寧,一如她自己的名字-寧。

 從死亡的邊沿走回來,單紫寧坦然的接受命運給她的一個打擊,開始了她的積極人生。

少女與家

 單紫寧在中國南京出生,自小接受著小公主般的愛寵,也自小接受著文化藝術的薰陶-鋼琴、跳舞、歌唱、以至二胡等等,都是小公主課餘的正常活動。也許,父母的望女成鳳,令小公主有一點無形中釀成的反叛性格。

 大學期間,反叛的單紫寧在家人不支持的情況下,參加各類歌唱比賽。對音樂有一定認識的單紫寧,輕易的成為各大小比賽的得獎熱門人物,然而,歌唱的比賽的成就,不是家的昐望。

家的呼喚

 多姿多采的演藝生活,給人目眩之餘,也叫人迷失。在決斷的時刻,單紫玲還是接受了家族的要求,從事家族的生意,到香港處理家族事務。辦公室的文化、大江南北的洽淡生意,是人生的另一個畫面,對單紫寧來說,能看到家族生意的成長,倒也證明她的工作能力。

 友好聚會之間,單紫寧的歌聲,常教聽者驚為天人,更有唱片公司的要員,力邀單紫寧加入香港的樂壇。只是這一些突而其來的機會,來得早了一點,單紫寧只可以考慮考慮。

音與歌的再戀

 意外的來臨,令單紫寧覺得今後的日子,都是撿回來,何不在賺回來的日子中,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。人,可以為別人活著,也應該給自己一個空間。

 回港後,單紫寧報讀了香港大學的室內設計文憑課程,也再開始了音樂旅程,在各友好的協助下,製作了《替代》這一個音樂專輯, 並計劃於五月中,分別在香港、中國大陸,中國台灣及星馬各地推出第一張個人唱片,再一次與歌共舞,讓音與歌再譜一曲音與歌的愛情故事。

 單紫寧的唱片《替代》,水準頗高。

 單紫寧走的路線,是沒花巧的實力派。

 有朋友人說她的唱功可媲美辛曉琪、王露儀、那英。對這一些讚美,單紫寧感到有一點快樂。作為一個歌手,只希望盡力將歌曲演繹,讓作曲家的心血,得到一個好的評語。歌曲,是一個獨樂和眾樂的媒體,有人欣賞,與大家一起分享人生的感受,會很喜歡。音樂,畢竟是要與人分享的,獨樂不如眾樂。

文:韋然